echo_放荡不羁爱宅总

#POI#[-New York-]

好吃好吃!

拉锁:

肉,肉,肉,背后注意,沙发Play。


大概是S4E2后的事。


举报的不要,谢谢。


 


http://weibo.com/p/1001603772140133449242

【rinch】 gotta have you 2

小细节好戳人。李四下手又快又准好专业,宅宅傻傻还没进入状态呢。

挖坑作死小分队:

这一章别名为,李四教你怎样正确使用赔偿事项或者如何用一只狗攻略你的爱人(。


不吃药,不要找我谈




二、


于是第二天在finch整理他的公文包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Carter拎着Fusco的领子围在他的桌子跟前。硬是堵住了finch离开时要走的路。


Fusco耷拉着脸,哼哼了好几声也没说点什么出来,最后Carter没忍住踹了他一下说“昨天你们答应别人要去的。”


“只是一个赔偿,Fusco一个人能做到的。”finch把最后一叠文件塞进了他的公文包里站了起来。


“你答应了的,昨天。”Carter挑高了一边的眉毛“为人师表的你可不是打算欺骗别人吧?”


“你答应的,不是我。”


“好了眼镜儿,”在被Carter连踹了好几脚之后Fusco终于捂着自己的屁股往前挪了挪,“你就去吧,谁知道你不去的话他们会要多少钱啊,我这点儿工资还要养儿子呢。”


“看在你儿子的份上。”finch拎起了公文包,装作没有看到Carter竖起来的大拇指。


门把手上挂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透过那一小块玻璃只能看到finch自己映在上面的影子。finch想了想还是直接推门进去了。靠近门的地方没有开灯,吧台被整理的很干净,椅子靠着吧台一圈摆放着。


“有人么?”finch站在门口喊了一声,没有人回答他。身后的Fusco关上了门说,“别喊啦,还没开业人八成是在后头蹲着呢。”然后从finch身边绕了过去笔直地向酒吧的里面走。最后停在了酒吧最里面的那扇门前,看了看那块员工专用的牌子,Fusco敲了敲门。


出来开门的是Reese,看起来是在休息的样子,穿了一件普通的圆领T恤,头发还有一小撮翘着。他看了看Fusco,偏了偏头,越过Fusco的肩膀看到了站在Fusco身后的finch。


“你来了。”Reese笑起来。


Fusco嘀咕了声往旁边站了点,看着Reese越过他直接把finch拉了进去。站在门口做了一小会儿思想斗争的Fusco最后体贴的关了门,坐到了吧台旁边玩手机。


finch虽说是被拉进去的,对方也没用多大力,只是有些像个牵引,告诉他应该往哪边走。看上去是平日里员工们的休息室,贴墙有一排的储物柜,上面用纸贴着员工们的名字,只有一排,应该固定的员工也不是很多。对面的墙边是张简单的布艺沙发,上面还丢着件皮夹克外套。看上去Reese刚才应该是在那里睡觉。


拎起夹克搁在了沙发的把手上,Reese拍了拍沙发垫子示意finch坐下。


“我们今天是来谈赔偿事宜的。”finch习惯性的把公文包放在了腿上,半侧着身子看向Reese。


“哦,”对方看起来并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下颚抵在手背上偏着头一眨不眨的看着finch,“课程刚刚结束?”


“是的。”finch愣了一愣,长久以来较好的素养让他下意识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个和赔偿事宜有什么关系。


“所以你今天之后都是空的?”


“理论上是的,明天的课题已经做好了,所以,可以说没有什么事。”


“太好了,那你晚上会留下来吧?”Reese看起来很高兴,今天的穿着让他没有昨天那样连说话都像是勾引别人的意味。灰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带着点水光,有点像finch曾经见到过的那些大型犬,会蹲坐在一边专注地看着你直到你心软答应为止。


事实上,finch确实是会心软答应的人。他只是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有些神经质的抓着自己的公文包说,“你是说在这里?”


“oh,professor。”Reese站起身走到finch身边,伸手在finch因为缩脖子的动作而叠起来的下巴上的软肉处轻柔地捏了捏,弯下腰贴在finch的耳边说,“放心,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


finch在Reese推开门走出去后依然保持着那个坐姿,他想他之前有一点说的不对,只要Reese想,哪怕他穿的像个流浪汉也能像是每一个动作都在勾引你。而且他一定会成功的。


最后finch只是待到了酒吧开始营业,员工都陆陆续续的过来了,finch不得不坐到了酒吧外头的卡座上,好把休息室腾出来让Reese的员工们使用。Fusco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了,Reese依旧穿着那一身坐在finch对面,finch在看文件的时候也不出生打扰,偶尔玩玩手机,更多的时候就撑着头看着finch。


来来往往的人看到Reese的时候都会和他打个招呼,Reese也冲他们点点头。直到昨天的那个酒保过来的时候Reese才站起来。


“Richard”Reese冲他招了招手,“要你帮个忙。”


“怎么?”Richard一边调整着脖子上的领结一边冲他挑了挑眉毛,“我不接客啊John。”


“别说的我们店和什么一样的成么。”Reese叹了口气。


“哦好嘛,开个玩笑。”对方耸了耸肩,“你也就是和别人谈谈心?我猜。”


“我晚上有点事不在,今天Shaw会过来,钥匙什么的都给她就可以了。”Reese指指右边的抽屉。


Richard听完后放下了手里的瓶瓶罐罐,伸手拨了拨Reese,探过头去往他身后看。把头缩回来的时候Richard看起来乐坏了。


“昨天的那个?”


“做你的事。”


“看起来我的老板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约会我都要哭了呢,”Richard装模作样的用袖口擦了擦眼眶,“简直等不及和Shaw说了。”


Reese这回没理他,直接转身走了。


“嘿,John。”Richard从后面叫住他,听起来已经没有之前嬉皮笑脸的意思了,“你是认真的对吧。”


Reese只是冲他挥了挥手没多说什么。


走回到桌子旁边的时候finch还在看他的文件,手里还拿了支笔偶尔在几个关键词上头圈了一下。Reese伸出手去盖住对方握笔的手,用指腹蹭了蹭对方的手背,乘着对方呆住的时候把笔抽了出来放到了自己兜里。


“走吧finch。”Reese笑的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finch觉得自己常年以来的经验似乎不怎么足以对付这样的问题,于是几乎处于空白的状态中下意识就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


Reese带他去的地方也不远,只是穿过两条街的距离,有个不算太大的花园,贴着花园就是一栋公寓楼。Reese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熟练地开了门,回头发现finch还站在楼梯上。


“你家?”finch不确定的问了句。


“我家。”后者脸色都不变一下。


十多层的公寓,带电梯,一层两户。Reese住七楼,出了电梯的时候Reese指了指对门说,“是个和善的老太太,不过不太喜欢吵闹。”


刚开门就有东西窜了出来,一只大型犬,一双耳朵竖着,皮毛油亮顺滑,站起身来把前爪搭在Reese的腰上“呜呜”的叫。Reese拍了拍它的后背说,“抱歉bear,我这就去给你弄点吃的。”


Reese回头看了眼下意识退后一步的finch,“但愿你不会怕它,bear是条很棒的马里努阿犬。”


finch摇了摇头开始换鞋“很幸运,我不怕狗。”


在Reese去厨房给bear和自己都弄点吃的的时候finch就坐在沙发上,bear蹲坐在finch身前歪着头看他。看起来很凶猛的犬却有着一双湿润的黑色眼睛,歪着头的时候看起来温和而无害。finch伸出手去在bear头顶摸了摸,后者愉快的哼唧了几声干脆把头搁在了finch腿上。


Reese端着bear的食盆回来的时候看着bear赖在finch的身边,冲他懒散地摇了摇尾巴。直到他说吃饭了才挪开了屁股小跑着过来。


“咖啡还是水?”Reese举着杯子冲finch晃了晃。


“水。”finch调整了下坐姿,双手放在膝盖上,看着Reese很快从厨房出来把玻璃杯放到他跟前。“那么赔偿事项…….”


“那个啊,”Reese又笑起来,“能帮我照顾bear么?”


TBC



【RF】Tell Me Where I Do Find Someone Like You 01

跳坑专业户来了

卷毛是卷纸的卷:

论一卷纸能够有多丧心病狂?开脑洞不填才不是卷的作风!


卷!现!在!来!填!脑!洞!了!你们不要哭!!


 @某米一颗  哈哈哈哈哈给你看坚挺的帝王攻卷是如何攻陷米的


 @挖坑作死小分队  姑娘你看我并不是在调戏你呀!这是在提亲嘛!【喂


<<<


最开始暴露的其实是shaw。


她在毫无准备的时候被找上门来的撒玛利亚人特工堵在了往常工作的化妆品专柜。




要论突突人的水平shaw绝对比连线着Samaritan都让root跑掉的金发面瘫强太多。但是现在问题是,她耳朵里没有一个虽处于暗处仍旧万能的机器在窃窃私语,连一向作为技术支援的Finch都因为相信她现在处于绝对安全的环境没能保持通话。


她知道现在一切只能依靠自己。


人群之中金发特工面无表情扣动扳机的手指不留余地,shaw却在判断出弹道可能擦过一个尖叫的小女孩时产生了零点一秒的犹豫。




——都是Finch你的的错啊,要不是你一直唠唠叨叨地说着“减小伤亡”这样的话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Shaw捂着肩上的伤口躲到垃圾桶后面接通Finch电话的时候还有闲心吐槽了一下Finch,全然没有半点被人追杀的紧张。




“Sameen,我希望你认识到当前的情形是非常严峻的!”Finch的声音抖得厉害,shaw良好的耳力让她能够听到电话那边噼里啪啦作响的键盘,和夹杂在响声中小熊的呜咽和Finch支使Reese出场救援的指令。




“我知道啊,Samaritan嘛,无所不知心狠手辣,但是它发现我了我能怎么样?”shaw翻了个白眼,把顺手从专柜顺来的化妆棉和胶水黏到伤口上。子弹穿透了肌肉,并不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伤口,她甚至不需要进一步的包扎。


“听我说Finch,你们现在不要过来,”shaw扔掉了一团已经没办法用的沾满血迹的化妆棉,探出头扫视了一下街面,按照她所记得的没有摄像头的小巷子跑去,“那可是Samaritan,你们一旦过来我们就全部都会暴露了。”


Shaw的声音有点喘,她开始觉得自己体温有所下降,口渴头晕,视线有所模糊——失血过多的中度症状,“让Reese留在地下铁保护你,我现在只需要一个就近的安全屋。”




“事实上Riley警官今天刚好在你所在的街区执勤,并没有什么Reese。现在直线前进五十米右拐,那边有个放置纺织品的仓库,希望你现在还有力气撬开仓库,然后找到右边墙壁连通的地下室。”


Shaw知道自己没可能争辩过陷入焦虑状态的小个子,索性不再废话,果断地用枪托砸碎了手机,然后向着Finch指定的方向踉跄着跑过去。




看起来地下铁小分队的好运暂时还没有用完。


Shaw包扎好伤口躺在仓库密室迷迷糊糊地睡着的时候这么想。




Finch显然不是这样认为的。他坐在地下铁的电脑前,眼睛不眨地盯住屏幕上代表Reese的那个小点,耳机里一片安静。Reese显然觉得带着能够联系上Finch的电话去面对Samaritan是非常不明智的,尤其是在他们通过“罗密欧”的电话找到shaw之后。Finch的焦虑显而易见地说服不了Reese对他安全的担心。




“你是我们之中最重要的那一个,无论如何我不会允许任何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是说,坏的那种。”


那个高个子男人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如既往的用的那种低沉的调情调调,眼神认真的让Finch不敢直视。




“注意安全,Detective Riley。”Finch避开了Reese亮晶晶的眼睛,把眼睛转回屏幕,身后是一篇安静,在他以为高个子男人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的时候,一片温热就贴到了他耳边。




“不来一个幸运之吻吗?”


高个子男人机具侵略性的吐息就这么贴着他的耳朵钻进耳洞,暧昧的不像话。


小个子技术宅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却被Reese按在椅子上,连人带椅子转过去,脸贴着脸,完全无法避开的距离。




“……Wait for me。”


鬓角带着银霜的Reese最后还是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只是轻轻露出一个带着些无奈和纵容的微笑,这么叮嘱Finch。


退开前Reese的眼神稍微飘忽了一下,脸颊蹭过小个子无所适从地抵在胸前的手心。




此后小个子就木在屏幕前盯着那个小小的红点直到它静止下来。






……TBC……?